近日,令人瞩目的中科大“少年班”已经走过了40年的历史,那些神童后来的发展成为了关注的焦点,但是,有人被爆混得不好,竟然租不起房子。神童也是人,家长寄予过高的期望,给孩子过高的压力,不考虑孩子的感受,往往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孩子的发展顺其自然就好。大部分神单可能早慧,但是潜力恐怕到头了长大后可能还不如循序渐进的努力型学霸,相当于生理早熟过早发育,也提前结束发育,如果是个男生早发育结果长到1米7就不长了。

很多市民表示,每当报道神童时,大家都会羡慕地说道这是别人家的孩子。而一旦神童在长大后没能获得成功,周围则是一片嘲讽。作为神童,他们身上承担了太多的期待,也承担了太多看热闹的眼神。终究而言神童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在早期表现出了一些天赋。而这些天赋,一旦压上外界的期许与评价,也很有可能在后期消失殆尽。爱因斯坦小时候是德国人,他们那边是五分制1分是最高分,不是我们熟悉的五分最高分,他的各门功课都是1分,也就是最优秀的。他是个真正的天才为科技而生。但是否定不了一个事实,拔起来那几年确实很动人,后面死不死谁都不知道。这就是人的眼光,不能输在起跑线的心思大多永远就在起跑线。

社会对于每个人来说是基本相同的,只是出发平台略有高低,不管是高层次还是低层次,人与人的交往是没有本质性差别的,如果不善于与人沟通,那再会念书,一样无法融入社会,也无法获得更好的施展空间,不会比读书成绩差的人有更多优势。比尔盖茨他爸妈就是搞电脑的,家境十分优越。爱因斯坦他父母从小对他十分严厉极其重视教育。不要想当然,一个优秀的孩子往往是三代人结晶。我们中国家长和西方家长相比最大不同点就是我们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将来可能是一个普通人,然而对绝大多数家庭来说这就是现实。接受自己的孩子没有突出的天赋,不会成为某一方面的尖端人才,满足于他(她)将来做一个幸福的普通人。或许对于家长和孩子都是一种解脱。

有一大部分是满足家长的虚荣心,讲起来都是我儿子怎样怎样,女儿怎样怎样,家长是把孩子看作是自己的附属品,而忘了是个独立的人。